植葵實習

小名阿史
克拉一枚
大愛seventeen
小狼珍映也很Q
桃雪最近很愛♡

金秘書不要這樣

奎秀/秘書x藝術總監/HE/ooc

一.

「我說,」

「可不可以別再跟著我了?」

「嗯?」

「金秘書。」


洪知秀在走廊上突然一個急煞車,讓後面一直維持半步距離緊跟著的金珉奎差點一鼻子直接撞上他淺咖啡色的後腦勺。

一瞬間空氣凝結,安靜地都能聽到擦得發亮的皮鞋在大理石做的地板上停下磨擦出的刺耳聲響和金珉奎原先抱著的文件夾裡的紙張因為主人嚇的被散落在空中最後塵埃落定降落在地上的沙沙聲。


「金秘書指派的工作都做完了嗎?」


洪知秀轉過身,保持著兩人之間的距離,抬起頭透過自己過長的瀏海縫隙睜大小鹿般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對方慌亂而張大的瞳孔。相對,突然被叫住識破跟蹤行徑不知所措亂瞄的金珉奎根本不敢直視回去對方質問的視線。


誰叫對方是他暗戀已久的對象呢,還剛好是自己的頂頭上司。


一個不小心做錯一步讓對方不爽看自己不順眼可是有被調去別的部門或收拾東西走人的下場,當然,對在被領進辦公室見負責人的第一眼就一見鍾情觸電的金珉奎來說,在洪知秀眼裡被看不起認為是奇怪的變態更讓他受傷。


「我、我、我我我把洪總監要我複印的資料都印完裝訂好了,三份黑白一份彩色一份精裝版,都在這裡呢…雖然都讓我撒在地上了…但是!但是我都做完了!」
金珉奎不自然的拉開了和洪知秀的距離,慌亂的舉起文件夾想向洪知秀證明自己是有公事要辦才前來的,一打開就發現整理好的一絲摺痕都沒有的待在文件夾裡原本要討洪知秀稱讚的心血全部都躺在大概一年只掃一次灰塵一大堆的地板上,小聲的哀號了一下。

但洪總監小小隻的軟軟的又用那種無辜的小動物眼神看著我我可是會忍不住把你吃掉啊(喂。


「我絕對是有先把總監交代要完成的事情辦完才跟上來的!(✪ω✪)那…那我可以跟總監一起去見客戶嗎??我可以開車幫忙擋酒和做任何事情!」

金珉奎努力凹著一米八幾的大個子,眨著自家媽媽說過最好看的大眼睛,露出沒人能抵抗的小虎牙,只想獲得洪知秀點頭首肯。

現在去見客戶剛好趕上下班時間,運氣好的話,談話提早結束客戶晚上有別的約就會放他們先走,就可以順勢約知秀哥去吃晚餐和看電影,計畫通小達人就是我金珉奎啦!

金珉奎打著小算盤的同時,洪知秀心中卻是另一種想法。


這位比自己年輕兩歲的年下小秘書被分配到自己手下工作後,就屢次用一些自以為暗戳戳的小招數接近自己,就算再遲鈍如每周一早上固定來清掃辦公室的阿姨都能看得出其中貓膩。


但金秘書本人卻以為自己的少女暗戀情懷是秘密,每次
那大身板躲在茶水間那矮的只有他一半高的圍欄旁偷看他裝咖啡或是積極裝巧遇想跟自己出外勤,洪知秀都只能無奈的笑笑,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在辦公室其他人熱烈的八卦眼神注視下隨便答應金珉奎,然後看著金珉奎小伎倆成功慶祝的跳腳偷偷笑出聲來,接著拿出手機跟多年好友—隔壁辦公室的合夥人之一尹淨漢分享。


所以今天洪知秀也只是露出無奈的溫柔微笑,幫忙撿起地上的文件後默許金珉奎繼續跟著自己搭電梯去開自己的車。


我只是不會拒絕而已,而且他很好玩~絕對沒有愛上他的想法。

洪知秀翹著二郎腿坐在副駕駛座看著專心開車,時不時偏過頭來想話題與自己聊天的金珉奎想。




二.

可能今天不是我的日子吧。

金珉奎坐在大排檔人聲鼎沸的餐廳室內最中央的四人桌時這樣想。


運氣不好的是,今天的客戶剛好是洪知秀和尹淨漢的大學同系同學。因為這層關係,洪知秀在去對方公司談完正事後,不免俗被對方一句話續舊就拉出來吃晚餐,跟著去的金珉奎也被禮貌性邀請共進晚餐。


原本洪知秀聽到朋友的話後,下意識的就轉頭拍拍金珉奎說辛苦了要他先回去,明天上班再見,但是金珉奎本來就在不爽大學同學對待洪知秀沒個分寸,從問候擊掌到抱一個,親密度贏自己不是一個度,說話還總是不時扯一段大學時期的回憶,徹底把自己當局外人,要放洪知秀一個人去吃飯根本羊入虎口,一不小心就把洪知秀送給對方,還是自己眼睜睜送去的,萬一最後結成連理金珉奎都有強制破壞搶婚的打算了,因此更不可能先走,硬是搶在洪知秀用客套話幫他回應之前點頭如搗蒜的答應了。


但是沒想到到達現場後還有個大魔王在等著。



隔壁辦公室的尹總監氣場跟金珉奎是有名的不合。兩個人在認識不長的時間內就結下許多樑子,互看不順眼,辦公室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非必要不會讓兩人在同一場合碰見,後來就減少了交集,居然在這裡又冤家路窄,同坐一桌的兩側你看我我看你,無聲的用眼神示意對方快離開。


「知秀啊~不相干的人就讓他早點走吧~不要自討沒趣了。」


尹淨漢看到跟進來的金珉奎後大爺似的往後倒插著手鄙
視的不願正臉看金珉奎,金珉奎要進去旁邊的位子時還絆了一腳,拉過了洪知秀按著他坐在鄰座,金珉奎恨的牙癢癢的卻只能換到另一邊洪知秀對面的位子坐下。



洪知秀看在眼裡,也只在坐下後對尹淨漢耳語提醒了幾句不要太過分後勾起嘴角對金珉奎抱歉的笑笑就作罷。



一開始菜還沒上來的時間幾乎都是相識已久的三人在敘舊,聊第一次見面時誰被誰誤認為是學長還打了招呼敬禮,畢業旅行去日本泡溫泉滑雪的趣事和通識課的哪個教授吵架拌嘴云云。


金珉奎除了聊到洪知秀的事時裝作不在意的豎起耳朵傾
聽,其他時間都在發呆或盯著洪知秀偏向尹淨漢那邊專注聊天的左側臉悶悶地喝燒酒。



等到菜都上齊了,服務員來確認點單打斷熱絡的談話,洪知秀才轉頭關心金珉奎有沒有吃飽。



平常跟在自己後面只差沒有露出大型犬尾巴朝自己搖的熱情青年,第一次面無表情的望著窗外發呆,叫了兩聲才回應自己。不知道是屋內暖氣溫度太高還是喝太多酒,紅暈出現在小麥色的膚色上居然襯的金珉奎有點可愛。


我怎麼會覺得他可愛呢。醒醒吧洪知秀。


再擅長面不改色的說謊與人應對的洪知秀面對金珉奎的時候,一反往常的常常覺得很心虛。


自己已經習慣了面對再討厭或是惡心的人事物都能面不改色的忍耐,並用溫柔的無懈可擊的天真笑容讓對方卸下心防,對自己服服貼貼任勞任怨,再利用對方對自己的喜愛使喚他們作事或答應幫助自己。


但這招在金珉奎的身上不適用。


他看的出金珉奎對他是真心的。無論是想盡辦法更貼近自己了解自己或是想幫自己分擔工作,都是出自愛情。他也不是沒想過某天金珉奎對他的愛會被不遠不進的曖昧消耗,最後自己摸摸鼻子自己離開,但時間越長,對金珉奎的罪惡感卻越來越重。


洪知秀開始想為這段關係找到結局,在自己心軟之前。


於是在聚會散場的時候,洪知秀把太高興喝得爛醉的尹淨漢塞給友人後,拉著金珉奎說要散步回家,沒等人回應就勾著金珉奎走出店門。







三.

還是初春的天氣,地上的積雪雖然融光了但天氣依舊寒冷,洪知秀和金珉奎都把手縮進大衣的口袋,並排著在路燈下踩著影子漫步。


洪知秀雖然把人拖出來了,但其實也沒想好下一步該怎麼作,於是乾脆不打破沉默的尷尬看著自己的皮鞋尖默不作聲。


圍巾上方露出來的耳朵上緣都紅了,好像凍成一團只剩耳朵露在外面的小兔子。


金珉奎今天穿了純黑色的大衣,早上還因為大衣的款式
跟紅知秀相像開心的跟同桌辦公的同事炫耀了一下,現在看來,自己的黑色跟洪知秀純白的大衣比起來真是暗沉的不行,一點都不配。


知秀哥總是那麼模糊,又純淨的跟雪一樣,捧在手心都怕化了。


努力了這麼久以為自己在洪知秀心中也該有點特別的位置了,但經過晚上的聚餐看來,非但沒有融入洪知秀的世界,甚至還沒踏進一步就被立警告牌拒絕了。


心冷的像路邊快被冷風吹落的招牌搖搖欲墜。


現在好了,知秀哥刻意結束後留我下來是生氣了吧。希望不要被辭退QQ


金珉奎在尹淨漢喝醉黏著洪知秀吵著要洪知秀帶他回家時就想悄悄的撤退不再打擾洪知秀,正要拿著大衣道辭時卻被洪知秀攔下著實讓他吃驚了一下,但緊接著想到的是洪知秀攔自己的原因。


「今天冷落你了吧,抱歉。下次我們再另外約一起吃飯吧。」

诶?

????

知秀哥??


「我家到了,喝酒後回家要小心喔。」


洪知秀眼看自家小區已經到了,轉身示意金珉奎彎腰,將自己圍著的圍巾解下後胡亂纏在金珉奎脖子上,滿意的看著金珉奎錯愕的表情,摸了摸他額前的碎髮後跑進去社區的大門裡頭消失了。


這樣夠明顯了吧,金秘書。


洪知秀在離家前一個路口才決定主動拍醒這個傻子。


我其實也已經被你打動了啊,金秘書。

洪知秀跑進門後才摀著胸口喘著氣,撫平心跳後偷偷在門縫瞄著金珉奎在原地楞了老久後離去。





四.

「所以你決定去告白?跟那傻子談戀愛有什麼好的…」


尹淨漢用手指柔按著眉心的穴道想藉此減緩宿醉的頭痛。


「而且你還丟下我!死沒良心的!當初那傢伙跟我對頭的時候我就該想到他會連我最好的好朋友都搶走…哼。」


發現徒勞無功後尹淨漢換了姿勢橫躺在洪知秀辦公室的沙發上,繼續教唆洪知秀幫他按摩來彌補昨晚拋棄他一個人回家。


洪知秀無奈但也只能服侍生氣的尹大爺,誰叫他誰不惹剛好惹到最親愛的好朋友尹戰神。對方佔著他辦公室那特地挑選最符合人體工學適合坐躺臥的軟綿綿沙發不放,他也不好意思趕人,就任他為所欲為了。


「我原本也只是耍他的…覺得他看到我的表情很好玩…就像是小孩子求了父母好久終於得到玩具一樣,很孩子氣但又很可愛。」


洪知秀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金珉奎打動的,可能是大男孩特意幫他多帶一份下午茶茶點怕他辦公太久會餓,或是應酬的時候總是先一步幫他擋酒男友力爆發的時候。多一個人在身邊填補空虛久了,或許也是習慣,他已經離不開金珉奎了。


「你不是早知道他暗戀,不,應該是明戀你很久了嗎?」


尹淨漢不懂洪知秀不是明明每次都會傳金珉奎又怎樣追求他的小動作跟他抱怨嗎?怎麼突然間變成雙向了。


「全辦公室的人都知道好嗎—」



砰咚。



沙發上的兩人同時轉頭望向噪音的來源。


金珉奎不顧摔下的紙箱裡放著的陶瓷品已經碎裂,摔上門就往樓梯間跑。


「金秘書!!」


洪知秀馬上跟著金珉奎的腳步跑上了頂樓。



「我不知道你聽到了多少,但是—」



「你早就知道我喜歡你?!那之前都是在看我好戲耍我玩的嗎?」


「洪知秀,你還算是個人嗎?」


金珉奎扯著洪知秀的領子把人押在了牆上,看著洪知秀的臉逐漸變紅,眼睫毛也忍不住的顫抖。



「我知道你喜歡我好久了,久到不知道如何計算。」

「但是,」

「我也喜歡你。」

「你願意讓我喜歡你到數不清多少的日子以後嗎?」


洪知秀握著金珉奎的領帶把金珉奎的臉拉到眼前,望著他的眼睛堅定地說完話後親了上去。



「這不是在騙人吧,洪總監。」

「騙誰都不會騙你這個傻子的,金秘書。」


——————————————————————————————

好久沒有發文了~~最近看觸及真心,秘書真的好可愛好帶感,所以就被甜到寫文了。《喜歡》那篇雖然有後續但一直想不到一個最適合的結尾,所以就先放置play

最後謝謝大家看到這邊♡(∩o∩)♡
可能有番外也可能沒有,先這樣吧!

[奎秀]喜欢,所以喜欢

*设定来自于CLAMP的漫畫,很老梗的剧情XD

之前坑了好一阵子趁刷刷生日决定来重写,之前的就算啦。直接结局不会再坑了:p但因为爆字数还是分个两篇
-------------------------------------------------------------------------------------

喜欢你抚摸头发的温度,喜欢你溢出温柔的眼角,喜欢你低头逗弄猫时嘴角的笑语,喜欢你越过猫对我伸出的双手。

喜欢你的头发,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鼻子,喜欢你的唇。

属于你的一切我都好喜欢,

我喜欢你。

一.初雪

今天是初雪的日子。

双眼触及的畫面满天满地都是纯净雪白的日子。

金珉奎向来是个标准的阳光外向男孩,在夏日艳阳下学校球场上挥洒的青春汗水及解暑清凉的气泡饮料才是他标配的形象,健康的肤色和开朗的个性使他在女孩子堆里深受喜爱,在学校风云人物榜榜上有名。热情如火的男孩在寒冷的冬天来临时却一改对什么事物都兴致满满的眼神,彷彿被浇熄的火苗,从换上冬季制服的那天起就一直提不起劲。

「人家就是不喜欢冬天嘛,冷飕飕的全世界都像是被冰块做的围墙困住,除了在舒适的被窝里睡懒觉之外没什么可以做的事情了,真无聊。」当金珉奎同学因为太反常被好朋友夫胜宽关心时这么说道。

但其实冬天还是有值得期待的事情嘛。

当抬头看见夜晚宁静的天空飘下第一朵雪花时,金珉奎决定把窗边的木制摇椅搬到阳台,好好的欣赏这难得的漂亮风景。

「真是虽然冷但是心里像热巧克力一样温暖的日子呢。」金珉奎拉了拉因为伸懒腰差点从肩上滑落的毛毯,用手撑得头靠在摇椅的扶手上看着一片黑漆漆的夜空中代替星星闪烁着落下的雪花发呆。

初雪本身的意义就让人觉得浪漫啊——揭开冬天的序幕,让人打起精神的美丽存在。

这样充满希望的日子,才会让人不禁又开始期盼新的遇见,新的故事。想到这里便令人觉得满腔热忱快要冲出胸膛,不禁开始幻想在未来等待的会是什么,未来的我又是如何——

「诶?!隔壁的屋顶开始积雪了呢…」

金珉奎家的隔壁是一间传统的韩屋,保留的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古老建筑样式,有着大大的中庭,木制的廊道与砖瓦铺成的倾斜屋顶。冬天时屋顶上总会积着厚厚一层雪,沿着梁柱像瀑布一样气势磅礡的倾泻下来。金珉奎总喜欢翻过围墙到隔壁拿着盆子接住留下的积雪,在院子里做出一排大大小小的雪人。

但是从金珉奎搬来至今,韩屋里从来不见居住的人影,如同被搁置在街边的装置艺术,只供人欣赏却不被人使用与爱惜。

「隔壁的房子果然比较好啊虽然现在我只能自己住…」金珉奎向往能坐在廊道上喝着茶看漫划,在徐风吹来时听着花园里传来的蝉声已经很久了。

「真羨慕以后能住里面的人啊…」
盯着依旧黑暗的屋内想像自己居住的话一定要在窗边摆一张摇椅的金珉奎背忽然闪烁了一下变得一片通明的灯光下了一跳。

「诶诶诶诶诶?!!!!」

这还是第一次看见韩屋里有人,因为太久没人住,在小区内甚至都被谣传是鬼屋,只有金珉奎义正严词的捍卫韩屋的清白,这下传出去后绝对可以排名今年最惊喜第一名的事情了。

揉了揉眼睛确认在窗内晃动的人影是真实的,金珉奎二话不说丢掉毛毯捲起袖子,爬上能连结隔壁庭院的树。
「一定要去看看才行了。」

二.新的故事
「啊…抱歉能先让我起来吗?——」

抬起整个埋进雪地里的脸,金珉奎怀疑摔得太用力地上都要有他脸的形状了。摇了摇头把沾在头发上开始渗入寒意的雪甩掉,用力眨了眨眼让晕眩的脑和理智接上线后才发现身下压了一个人。

柔顺的从额上垂下稍微遮住眼睛的顺毛黑发、长又翘的睫毛下湿漉漉像小鹿一样的大眼睛、因为冻得通红而红润可口的双颊和比例刚好精致的嘴唇。近在眼前不到一尺的脸一切的一切都恰好符合金珉奎喜欢的基准,不禁让他看呆了。

金珉奎是个少数对一见钟情深信不疑的人。秉持着牡羊座热情又一意孤行的性格,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别人要阻止都阻止不了。

上个月金珉奎才刚捡回一只流浪猫,黑色的,在放学回家路边草丛露出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向他时金珉奎二话不说就蹲下抱起猫要带回家。

「呀!你疯了吗!那是一条生命啊!你确定能照顾好吗?」同一路的夫胜宽咬着棒棒糖喀滋喀滋的,不耐烦的想赶快走,还是尽着本分---在金珉奎冲动的时候浇他冷水。

「可是他那么可爱!!你看,他也喜欢我对吧?小可爱~啊!」

看着不信邪抓着小猫的爪子挥舞然后被一爪抓在脸上痛的哀出声的金珉奎,夫胜宽放弃的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就自己先回家了。

屡劝不听,难怪每次都要自己收拾惨剧。
小猫被金珉奎强制带回家后,三天两头的就离家出走搞失踪,一点都不亲近金珉奎,害得他少女玻璃心碎了一地,跟夫胜宽哭诉了好久。

眼下看到自己的理想型,金珉奎激动的想捧住自己的少女心。太取向狙击了啊啊--跟小猫咪一样可爱。

「那个…先生?可以先让我起来吗?你压着我有点不舒服…」

洪知秀刚从洛杉矶搭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来到韩国,迷路了好久才找到这栋爷爷留下来的房子,放下行李后打算喘口气绕屋子一圈查看屋况,沿着廊道才走到庭院就从天而降的金珉奎撞个正着。

「啊、啊,对不起我马上起来。」

被再次提醒金珉奎才醒悟般笨手笨脚的爬起来,途中因为紧张被自己的长腿绊倒又往后一摔。

终于没有障碍物挡住,站起来拍拍大衣沾上的雪,伸展了手脚确认没有扭伤后,洪知秀在金珉奎面前蹲下,皱起好看的眉眼,端详这位不速之客。

看起来还是学生,应该是调皮才闯进来吧---

洪知秀打量一番认定金珉奎没有恶意后伸出手示意金珉奎要拉他起来。

金珉奎已经分不出自己脸红是因为太冷冻出来的还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出糗的羞耻感了,看着洪知秀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只能暗自庆幸好在自己肤色黑,脸红的应该不会太明显。

「呐、你不会是撞傻了吧?一直发呆。」洪知秀自认为是很有耐心的人,但眼前的人恍神的频率已经超越忍受的范围了。

「你是这间房子未来的主人吗?」

终于想起翻墙过来的目的,金珉奎坐在地上兴奋地询问,用小狗狗般闪亮亮的眼神期待洪知秀的回答。

「你先起来吧~」

「终于有人搬进来了~好兴奋啊我是从隔壁来的!」金珉奎指了指隔壁自己的家。

「我叫金珉奎,我写给你看~」说罢随手拿起地上的树枝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雪上。

「我叫洪知秀。你还是先起来吧,会着凉的…」

直接伸手用力将比自己身形大了一号的金珉奎拉起来,洪知秀踉跄了一下反被金珉奎拉住双手。

「大半夜才搬进来的??」

「嗯。」

「好奇怪啊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囉知秀哥!!」

「是这样没错啦但你不会冷吗?穿着睡衣在外面乱晃。」

洪知秀笑的瞇起了眼睛。第一次回到表面上是祖国却从来没实际接触过的韩国原本还有点陌生的抗拒,现在看来、未来的生活很值得期待呢,遇上了好玩的人(?

接下来洪知秀被金珉奎拉着狂问了一堆问题,包括以后能不能常来找他聊天泡茶之类的请求,洪知秀索性脱下大衣披在金珉奎身上,耐心的一个一个耐心回答后才打发他赶紧回家睡觉。

「很高兴见到你呦~新邻居。」

金珉奎直到在床上躺平还一直想着临走时洪知秀温柔的目送着他翻回去的畫面。

真是个好人呢,不愧是住在我喜欢的韩屋里的人。

初雪的日子,果然有好事发生呢——

三.惊喜还是惊吓

还沉浸在昨晚的气氛中,做了美梦不愿醒来的金珉奎同学还在被窝里赖床,闹钟早在徒劳无功的叫了三遍后被拍下床宣告死亡。

「啊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睁开眼后又是例行的一阵手忙脚乱,历经刷牙时把漱口杯掉进马桶、烤土司机坏掉把吐司烤到整片烧焦之类的小意外后,穿好制服终于准备出门。

一路冲到门口踏上脚踏车看了下手表,金珉奎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时间还很充裕。

冬日早晨的韩屋一如既往,复盖着厚厚一层毛毯般的雪,在日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反射精神奕奕的雪白世界。

「往后就有人帮这韩屋剷雪了呢,真好啊。」

也找到了驱赶冬天寒冷的温暖的人呢,不知道今天会不会见到面。

金珉奎呼吸着冰冷的空气,预感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珉奎啊早上好~」

「早安啊—」

「放假过的怎样?在家无聊着发霉吗哈哈~」

「好到不能再好啦—」

「咦?不是上周还死气沉沉的吗?那么快就振作啦。」

「不愧是珉奎啊~又活过来啦,今天放学打球约吗—」

踏进教室,人气王金珉奎不意外地收到来自各方的招呼声。看到早早就到位置上趴着补眠的夫胜宽,金珉奎直接奔过去激动的用力拍醒他。

「诶!胜宽啊,我跟你说我昨天—」

「金珉奎!不要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有精神好吧?是谁说冬天就是要睡觉的?又自己一个起劲烦别人…」

嘟囔着抬起头翻了个白眼,夫胜宽鼓起脸不爽瞪着金珉奎,脸颊上还有趴在桌上睡印上的痕迹。

这家夥每次激动起来就不是人啊,我真是好人做到底,谁叫我夫胜宽是模范生好宝宝呢。

「说吧你又怎么了?闯祸了?你家猫又不见了?我就跟你说你做事要考虑后果啊朋友—」

「诶—不是啦不要在碎碎念了我又不是你儿子。」
金珉奎摀着耳朵坐进隔壁的位置,兴奋的做手势要夫胜宽靠近一点听。

「我有一见钟情的对象了!!」

「??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的秘密是别的呢。所以嘞,这有什么值得这么开心的。」

身为八卦小队长的夫胜宽对最新的八卦消息可是有百分百的自信,绝对不可能有他没听过的传闻。

「现在最值得开心除了原本教英文的凶巴巴秃头韩老师出车祸修养半年之外没有别的~」

英文课是在午休之后的第一节课,对利用午休时间跑出去偷打球的金珉奎夫胜宽一行男同学,根本是用来补眠的一堂课,但韩老师偏又最痛恨不专心的学生,硬生生找了他们很多麻烦,因此大家都很讨厌他。

「是很棒没错啦,但是那个人还住在我跟你说过喜欢的那间韩屋喔~超讚的—」

「那个鬼屋?真搞不懂你诶…那,他长得好看吗?描述一下来给我听听。嗯、喔,是喔,很好啊。」

夫胜宽打着呵欠只想打发金珉奎,但熟知金珉奎个性的他知道没用,所以只能边压着睡觉时翘起来的头发边丢几个问题给金珉奎然后敷衍的回应着。

「他真的是我喜欢的型诶,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好看,跟小可爱很像,还有就是,诶诶诶诶诶诶诶诶ˋ诶诶诶诶ˋ诶诶???」

「怎么了?你干嘛?」

金珉奎突然大力拍桌站了起来,连带还在懵的夫胜宽也被吓的跳了起来。

跟夫胜宽描述时金珉奎想起了那人昨日的笑容,正满脸爱心的讲着,那人却迫不及防的出现在面前,金珉奎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洪知秀忽略金珉奎两人引起的骚动,只是愣了一下,面不改色的走上讲台,打开讲桌的麦克风,微笑着看着全班。

今天洪知秀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衫,领带系的整齐垂在胸口,黑色的西服裤和黑色擦得发亮的皮鞋,头发也被梳起露出额头,整个人散发成熟稳重的气息,又如白雪般纯净,一尘不染,彷彿是天上派来守护人间的天使。

「那两位同学可以坐下了,上我的课可以不必起立敬礼(笑)。我是来代替韩老师的洪知秀,你们可以叫我Joshua,以后请多多指教,有任何问题都欢迎来问我。」

茫然地拉着夫胜宽坐下,接下来一堂课金珉奎觉得洪知秀全程都在看着他微笑。在惊吓原来喜欢的对象是未来的老师的同时,也在心里暗爽多了见到洪知秀的机会。

真是冬日难得的惊喜呢。金珉奎想。

TBC.

*發現上次發這篇時是珉奎生日呢~最近奎秀文好少啊(╯3╰)

祝我們淨淨生日快樂!!!!天使日!!

上大學太現充好久沒發文惹來刷個存在感www豪期待禮拜六演唱會啊啊啊!!!!!!≧∇≦

20180526
#3YearsWithSEVENTEEN
#세븐틴_3주년_영원히_빛내줄게
不知不覺3週年了啊……
總覺得時間過的越來越快,有種跟著你們一起成長的感覺,以後也作為克拉繼續努力(●´∀`)ノ♡

喜歡。所以喜歡 上

●奎刷
●設定是來自clamp的漫畫,但後面是我幻想的(╯з╰)
●珉奎生賀

喜歡你撫摸頭髮的溫度,喜歡你低頭逗弄貓時嘴角的笑語,喜歡你越過牆對我伸出的手。

喜歡你的頭髮,喜歡你的眼睛,喜歡你的鼻子,喜歡你的唇。

屬於你的一切我都好喜歡,

我喜歡你。
-------------------------------------------------------------
1.
今天是初雪的日子。雙眼所觸及的畫面滿天滿地都是純淨雪白的日子。

"真是雖然冷但是心裡像熱巧克力一樣溫暖的日子呢。"金珉奎拉了拉因為伸懶腰差點從肩上滑落的毛毯,用手撐著頭靠在陽臺欄杆上看著在一片黑漆漆的夜空中代替星星閃爍著落下的雪花發呆。

初雪本身的意義就讓人覺得浪漫啊──揭開冬天的序幕,讓人打起精神的美麗存在。
這樣充滿希望的日子總會讓人期待新的遇見,新的故事。想到這裡便令人覺得滿腔熱忱快要衝出胸膛,不禁開始幻想在未來等待的會是什麼,未來的我又是如何──

"欸?隔壁的屋頂開始積雪了呢…"

金珉奎家隔壁是一間傳統的韓屋,保留著古老的建築樣式,有著大大的中庭、木製的廊道與磚瓦鋪成的傾斜屋頂。冬天時屋頂上總會積著厚厚一層雪,沿着梁柱像瀑布一樣氣勢磅薄的傾瀉下來。金珉奎總喜歡翻過圍牆到隔壁拿著盆子接住流下的積雪,在院子裡做出一排大大小小的雪人。

但是從金珉奎搬來這裡至今,韓屋裡從來不見居住的人影,如同被擱置在街邊的裝置藝術,只供人欣賞卻不被使用與愛護。

"隔壁的房子果然比較好啊──"金珉奎嚮往能坐在廊道上喝著冒著煙的熱茶賞雪已經很久了。
"真羨慕以後能住在裡面的人啊…"

盯著依舊黑暗的屋內想像自己居住的話一定要在窗邊擺一張搖椅的金珉奎被忽然閃爍了一下變的一片通明的燈光嚇了一跳。

"誒誒誒誒誒?!!"
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韓屋裡有人,傳出去後絕對可以排名今年最衝擊第一名的事情了。

揉了揉眼睛確認在窗內晃動的人影是真實的,金珉奎二話不說丟掉毛毯捲起袖子爬上能連結隔壁庭院的樹。

"一定要去看看才行了 。"
-------------------------------------------------------------------------------------
2.
"啊…抱歉能讓我先起來嗎──"

抬起整個埋進雪地裡的臉,金珉奎搖了搖頭把沾在頭髮上開始滲入寒意的雪甩掉,用力眨了眨眼讓暈眩的腦和理智接上線後才發現身下壓著一個人。

淺色蓋在額上的柔順瀏海 、長又翹的睫毛 遮住的線條柔和的眼和比例剛好精緻的嘴唇。近在眼前的臉一切都恰巧符合金珉奎喜歡的基準,不禁讓他看呆了。

怎麼能有人長得這麼好看──

"先生?可以先讓我起來嗎 、被你壓著有點不舒服…"洪知秀放下行李後打算繞著屋子巡一下看看屋況,沿着廊道才走到庭院就被從天而降的金珉奎撞的正著。

"啊 、啊對不起我馬上起來 "被再次提醒金珉奎才醒悟般笨手笨腳的爬起來,途中因為緊張被自己的長腿絆倒又往後摔了一跤。

終於沒有障礙物擋住,站起來拍拍大衣沾上的雪,伸展了手腳確認沒有扭傷後,洪知秀在金珉奎面前蹲下,皺起好看的眉眼,端詳這位不速之客。看起來還是個學生 、應該是調皮才闖進來吧 ──洪知秀打量一番認定金珉奎沒有惡意後伸出手示意金珉奎拉他起來。

看著洪知秀伸出的手金珉奎又一陣失神。
怎麼有人連手都那麼好看──骨節分明 、膚白如雪,好一雙值得被喜歡的纖纖玉手。

"吶 、你不會是撞傻了吧,一直發呆。"洪知秀自認為一向是很有耐心的人,但眼前這人晃神的頻率已經超越一般忍受的極限了。

"你是這間屋子的主人嗎?"終於想起前來的目的,坐在地上金珉奎興奮的詢問,用小狗狗般閃亮的眼神期待洪知秀的回答。

"你先起來吧──"
"終於有人搬進來了~好興奮啊我是從隔壁來的!"金珉奎指了指隔壁自己的家。
"我叫金珉奎,我寫給你看~"說罷隨手拿起樹枝將自己的名字寫在雪上。

"你還是先起來吧…"直接伸手將比自己身形大了一號的金珉奎拉起來,洪知秀踉蹌了下反被金珉奎拉住雙手。

"大半夜才搬進來的??"
"嗯。"
"真奇怪呢但以後我們就是鄰居囉。"
"是這樣沒錯但你不會冷嗎穿睡衣在外面亂晃。"

洪知秀被金珉奎拉着狂問了一大堆問題,索性脫下了大衣披在金珉奎身上,一個一個耐心回答後打著呵欠打發他趕快回去睡覺。

"金珉奎?很高興見到你呦──新鄰居。"

金珉奎直到在床上躺平還一直想著臨走時洪知秀溫柔地笑著目送他回去的畫面。

那位真是個好人呢,不愧是住在我喜歡的韓屋裡的人。

初雪的日子,果然有好事發生呢──
-------------------------------------------------------------------------------------
3.

金珉奎完全沉醉在昨晚的氣氛中不願清醒,鬧鐘早在徒勞無功的叫了3遍後被拍下床宣告死亡。"啊完了完了要遲到了──"終於睜開眼後便是一陣兵荒馬亂的洗漱穿制服出門的例行公式。

一路衝到門口踏上腳踏車看了下手錶後金珉奎才鬆了口氣,幸好時間還很充裕。

冬日早晨的韓屋還是一如既往,覆蓋著厚厚一層毛毯般的雪,在不那麼熾熱的太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

"往後就有人幫這韓屋鏟雪了呢,真好啊。"

不知道今天會不會見到面呢 、
金珉奎呼吸著冰冷的空氣,預感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珉奎啊早上好 ~"
"早安啊──"
"假期怎樣呢?"
"好到不能再好啦~"
踏入17男高2年1班教室,身為班長人氣又高的金珉奎不意外的收到從各方傳來的招呼聲。

瞄到同桌兼好友徐明浩早就坐在位置上塗鴉著什麼,金珉奎直接奔過去激動地用力拍他。
"明浩啊做什麼呢?我跟你說啊我──"
"你這根本無意問候我嘛,算了說吧──"徐明浩無奈的闔上筆記本,往後一靠插著手做出一臉'說吧'的表情。

"我家隔壁的韓屋終於住人了欸!!"
"韓屋?你說過想住的那間?"
"對啊我昨天──"看徐明浩露出疑惑的臉金珉奎正高興的要把來龍去脈都報告給徐明浩聽時,被突然插進來的一陣動亂打斷了話。

"大事不妙啦大事不妙啦同學們咳咳咳…"身為萬事通八卦小隊長的夫勝寬今天也不辜負稱號的起亂子(X)傳遞著即時訊息。

"上學期結婚的韓老師懷孕啦──"夫勝寬喘了口氣後又恢復聲量大聲喊叫。"剛剛經過學務處偷聽來的,要請產假一年呢──"

"這算什麼壞消息啊是好消息吧?"
"不不不聽說新來的老師是國外回來的呢,已經修完博士學程的話應該是個嚴肅的老頭吧──我還妄想年輕性感女老師的說ㅠㅠ"夫勝寬假裝擦著根本不存在的眼淚遺憾的說。

原本還算安靜的教室就像被點燃的手榴彈"碰"的一聲炸開了,同學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談論新來的代課老師。

"是年輕點的老師就好了啊…"徐明浩嘆了一口氣。
"明浩你也喜歡漂亮女老師?真是看不出來啊好小子。"金珉奎對於新老師沒什麼興趣,反正教化學的都很討厭。(帶入本人情感但本校化學老師其實很Q)
"嘖,年輕一點總是好啊可以交個朋友要蹺課才好談嘛。不然我們男校都是一堆基佬和吊絲。"

"唉誰來都沒差啊不管是誰都不會比他好。"金珉奎心中只浮現昨晚洪知秀的身影。
"要是能跟他交朋友就好了。"

"欸?珉奎你說什麼?我們班長也有心上人了啊?!"聞到八卦的味道夫勝寬馬上推開圍在左右的同學靠了過來。
"嗯…是有這個人啦…"金珉奎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笑著回答。

"誰啊誰啊?!"
"暈,大發,天大的八卦啊!!"
聽到意外直爽的答案,同學們紛紛轉換焦點開始聚集在金珉奎和徐明浩位置旁,由夫勝寬帶頭逼問著金珉奎。

"額…一個很溫柔的人…"
"溫柔?叫什麼?"夫勝寬不接受這麼籠統的答案繼續追問著。
"額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呢…"金珉奎才發現自己昨晚忘記問名字了。
"蛤?不知道名字還喜歡人家?"
"我知道他長怎樣啊──"

唰啊啊啊──前門忽然被拉開,一名戴著無框眼鏡穿着實驗袍的男子抱著書站在門口面無表情的看著混亂的教室。

"啊,就是長這樣!!"金珉奎不可置信的站了起來。
"蛤??!!!"原本圍在金珉奎旁邊湊熱鬧的同學集體一臉懵。

忽視底下動亂,洪知秀慢慢徑直踱向講臺,推了推眼鏡。"大家回座位吧。"

金珉奎推了推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夫勝寬,坐直身體盯著台上的人,深怕在眼前的只是一陣幻覺。

"我是洪知秀,接下來一年會擔任你們的代導加化學老師,請多多指教。"說完洪知秀不失禮貌的跟每位同學微笑著對視。

竟然是老師啊──難怪會那麼溫柔。

簡單做完了自我介紹掃了一眼,洪知秀不知道該說什麼便拿著書轉身要走人。

"老師!!你不多講一些嗎?一般都會先在黑板上寫名字吧。"金珉奎連忙舉手喊住洪知秀,希望能留住他久一點。

"啊…對不起。"洪知秀抱歉的微笑,轉身拿粉筆在黑板上工整的寫下自己的名字。

那雙手拿粉筆寫字本身就是藝術啊…字跟人一樣秀氣呢。金珉奎再次感嘆。

"老師老師那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老師你今年貴庚?"
"老師老師──"
夫勝寬震驚完又恢復班上氣氛製造者的身份帶領著同學嘗試跟洪知秀哈拉閒聊,同學們發現新來的老師並非像聽說的一樣嚴肅苛刻,便耐不住好奇心起哄著問洪知秀問題。

洪知秀只好重新放下書溫柔的一一耐心回答,一眼都沒再看向金珉奎。金珉奎迫不及待的想抓住洪知秀的手問他是否還記得自己,緊張到手心冒汗的等了一節課好不容易下課鍾響,洪知秀又被同學們簇擁著直接回辦公室了。

-------------------------------------------------------------

"年輕的男老師一樣受歡迎啊──"

吃午飯時徐明浩 、金珉奎和夫勝寬聚在天臺上吃便當,談論到洪知秀的話題時夫勝寬忽然有感而發。
"洪老師真的是我見過最溫柔的人呢,今天每節下課都被各班同學簇擁著問問題和開玩笑,卻還是笑笑的樣子。"夫勝寬平常也是數一數二好脾氣的人,竟然這麼說了讓徐明浩很在意。
"但你不覺得 、有種總隔著一段距離的感覺嗎?"徐明浩不解為何大家對這個看起來柔弱書呆子的老師那麼感興趣,連自家至親都看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

"那個 、兄弟們,其實我喜歡的人就是洪知秀老師。"金珉奎撥亂了因為早上沒時間抓乖順的散亂在額前的瀏海。"他就是我早上說的搬進我家隔壁韓屋的新鄰居。"

"你怎麼不早說──"徐明浩和夫勝寬同時摔筷子驚呼。
"你愛上我們班的代班導?!"徐明浩深深的為好兄弟的未來擔憂。
"這麼大的八卦不早講?!"夫勝寬瞪大了眼睛遺憾著來不及搞事情(?

TBC.

●昨天很高興的看完第一集後發現早就絕版買不到續集的我ㅠㅠ賭氣所以寫了這篇文
●祝我們金珉奎生日快樂♡♡♡要一直幸福啊(>_<)

開始摸索怎麼用手機畫畫╮(╯▽╰)╭
覺得應該來發個紀念一下哈哈
但總覺得越畫越不像呢…

一起走花路吧之無言以對

●對的( ´▽` )ノ跟花團錦簇是同設定的奎知漢大三角。
●很短小的生活小段子,ooc

自從發現隔壁鄰居李知勳是克拉鎮鼎鼎大名人人皆知的名作曲家,從前在流浪時跟異域人學過吉他,對音樂有著極大興趣的洪知秀在某次李知勳和權順榮來家裡喝下午茶時,委婉的表示希望能跟李老師學習寫歌,並在李知勳欣然接受後,開始了每週兩次的作曲課。

因此每週一,三的作曲課,便是尹淨漢和洪知秀難得需要分開的時間。

尹淨漢本來很不爽從小到大都跟自己黏緊緊,猶如雙胞胎總是一起出現無法分開的洪知秀拋下自己去做別的事。但看著洪知秀每回上課回來後掛著充實滿足的微笑和自己分享上課內容時閃亮亮水汪汪如小鹿般的眼神,久了便放任洪知秀跟自己打了招呼後獨自出門的行為。

我真是偉大啊成全別人的夢想––尹淨漢翹著二郎腿坐在金珉奎新買的懶人椅上這麼想。
------

今天又是有作曲課的日子,洪知秀上完課後,頂著初夏正午的烈日流著汗狼狽的回家。

"我回來了~知勳家的冷氣壞掉了所以提早下課ㅠㅠ熱到爆炸我先去洗個澡先~對了,淨漢啊不要看我的本本喔~"洪知秀邊走邊脫下上衣走進浴室,關上門前不忘提醒尹淨漢。

所謂的本本就是洪知秀的作曲筆記本。
李知勳說音樂人都必須有一本屬於自己的筆記本,隨時紀錄下生活中的靈感,於是洪知秀便隨身攜帶著他的本本,視之為自己的一部分一樣細心的保管著。

洪知秀原本也會與尹淨漢分享本子裡的內容,反正他們兩個心靈相同,有什麼感受都瞞不了對方。但最近不知為何在尹淨漢提出想看本本時,洪知秀總是眼神瞬間移開,然後迅速把本子藏起來不讓尹淨漢看。

而小氣的尹淨漢最討厭有人瞞著他什麼了。他明顯感受到洪知秀有東西瞞著他,於是便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辦法要偷到洪知秀的本本。

"機會終於來了~知秀都隨時攜帶害我沒辦法耍小伎倆拿走本本(╯з╰)"趁會跟洪知秀告狀的金珉奎去超市買晚餐材料不在,確定浴室裡水聲響起,尹淨漢馬上以最快的速度從沙發上跳起來,從袋子中找出本本,矯捷的不像平常整天攤著的模樣。

正準備翻開本子的封面時,就被打開門要
浴巾的洪知秀抓了個現行。

"我再也不跟你講話了––"洪知秀擦完頭髮出來落下這麼一句話便冷著臉走了。
尹淨漢發誓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脾氣好到彷
彿根本沒脾氣這個東西的洪知秀生氣,世界奇觀啊。

過了氣氛僵到窒息的半小時,被冷落在旁的尹淨漢越想越生氣。    
不就是一本本子嘛,知秀幹嘛為了他生我的氣,那我也要生知秀的氣––尹淨漢賭氣的想。

一整個下午,在冷氣的作用下本應涼爽的屋內,在凍結的氣氛下氣溫彷彿降得更低了。尹淨漢繼續躺在懶人椅上發呆,洪知秀則是坐在床上撥著吉他弦,兩個人各自窩在房間的兩個角落,把對方當作空氣。

------
等洪知秀來低頭道歉等到連打哈欠昏昏欲睡的尹淨漢準備去拿毯子想說先睡一覺再說,抬頭卻發現自己最愛的那條被洪知秀壓在腳下,跟對方對到眼後,雙方都哼一聲冷漠的轉開頭。

我才不要先跟知秀(淨漢)說話呢––兩人有默契的都這麼想。

不能和知秀說話,那該怎麼辦呢…尹淨漢靈機一動,發了條簡訊給金珉奎。

[珉奎啊~幫我跟知秀說叫他把腳邊我的那條毯子拿給我~謝啦。by世最美尹天使]

正在和賣肉的阿姨寒暄的金珉奎接到簡訊時滿臉問號。

[哥你們不是都在家嗎??幹嘛叫我傳話?(•ิ_•ิ)?]
[噢我和他吵架啦~不想跟他說話。就幫哥一次吧~]

吵架?!
金珉奎雖然不瞭解情況還是轉傳了尹淨漢的訊息給洪知秀。

洪知秀接到訊息時抬頭瞪了尹淨漢一眼,打字回傳給金珉奎。
[要就叫他自己來拿––剛剛要偷我本子時不是衝很快?]

剛跟肉攤阿姨說再見的金珉奎收到訊息時驚訝平常寵淨第一名的洪知秀那麼冷漠嚇得購物袋差點掉到地上,但還是原封不動的轉傳了原本的訊息給尹淨漢。

[被你的臭腳壓過的毯子我也不要了(¬_¬)ノ不拿就不拿下次出門時你要我幫你順便拿外套我也不要幫你拿勒~]
尹淨漢被回傳的訊息激的睡意全無,激動的也馬上打字回傳。

[你討厭!!!!]
[你更討厭!!!!]
[洪知秀大笨蛋-`д´-]
[尹淨漢大大大笨蛋\(`0´)/]

金珉奎後續的購物行程被手機的連續震動強制干擾,但無奈身為家裡食物鏈最底端的人金珉奎還是乖乖屈服於兩位花大人幫他們轉傳訊息。

最終兩位吵架吵的不亦樂乎的花仙們把手機最後一格電池耗盡,金珉奎才從無辜被包夾在中間的地獄解脫。
------

"哥哥們~我回來啦~"金珉奎打開門回來期待著花兒們熱烈的歡迎卻沒聽到任何聲響。脫下鞋放好後抬頭一看,洪知秀和尹淨和面對面坐著,一人拿著一本空白繪圖本拼命寫著然後憤怒的推給對方看。

[上次你偷吃我的布丁我也沒說什麼啊=0=壞淨漢!!!]
[那是因為你也偷吃我的草莓啊!!以牙還牙知不知道?!!知秀大壞蛋=皿=]

看來兩人還在繼續無聲的吵架,就是不先開口跟對方說話。金珉奎扶額。

"我都回來哥你們不要再吵了啦ㅠㅠ~"
[喔你回來啦~]
[歡迎回家!]
洪知秀和尹淨漢同時俯身寫了幾秒後同時亮了出來。

"哥你們就說話不好嘛??"
今天的金珉奎也覺得園丁真是不好當。
-------
後來在金珉奎以不說話以後就沒點心吃的威逼利誘下尹淨漢才先不情不願的跟洪知秀道歉。

洪知秀在和好後一起吃晚飯時才委屈的說
"我本來想把寫好的第一首歌送給你們,正式唱給你們聽才不讓你們看我的筆記的說…現在都沒有驚喜了啦…"一臉失望透頂。

"沒關係!知秀寫的歌一定會驚艷我們的,不需要驚喜來包裝,是吧珉奎~"
看著雙花又恢復甜蜜蜜黏在一起的狀態金珉奎才放心。

"和好了哥下次不要再玩冷戰這招了我真的招架不住啊啊~"金珉奎內心哭泣。

-------------------------------------------------------------
●吃晚飯時剛好看到蠟筆小新美冴和夢冴冷戰覺得幼稚得太可愛了,讓挾在中間的廣志超無奈XD於是就寫了這個梗(♡˙︶˙♡)
一直想繼續這個主題卻想不到梗很苦惱終於寫出來惹謝謝之前喜歡的各位♡♡♡
●和平紀念日快樂~

sexy free &single 1.

●主珉佑/率寬
●相當ooc都是我自己的腦洞~
●用了藍家前輩的歌來當標題( ´▽` )ノ

哐哐哐碰碰碰碰哐–––
"嗯…吵死了…"全圓佑咕噥著把頭埋進被子裡,試圖抵擋外界傳來的噪音,縮了縮身子翻個身又進入沉睡。

"兒子啊~不要再睡了~起來吃午餐啦~~"全媽媽推開門,看到的果然又是窩在床上的一團。"不出去外面工作就算了,現在連飯都不吃啦––唉我怎麼有這種兒子啊看看隔壁李阿姨家兒…"感嘆著自己家兒子不才,全媽媽認命碎碎唸著,手上順帶收拾著凌亂的房間。

吵死了––全世界都要和我作對嗎?

被全媽媽掀開窗簾照射進來的午間陽光晒的睡不下去的全圓佑起身撥了撥被壓的翹起來的頭髮,看著窗外工人剛架立起來的大廣告牆。

"擾人清夢的傢伙都該死––就算是肌肉帥哥也不例外––"廣告牆上露出虎牙性感笑著擺著撩人姿勢炫耀著6塊腹肌的小鮮肉此刻在全圓佑眼中變得更不順眼了。

是的,全圓佑是一名我們俗稱的家裡蹲––整天在家無所事事也不願意出門工作與人交際。說不上有社交障礙,只是一張一年365天都冷冰冰的冰山臉嚇走了無數想來示好搭訕的人,久而久之全圓佑形影單隻成了習慣,便寧願把自己關在高牆裡也不願再接觸人群。

我自己一個也挺好的。全圓佑一直這麼堅持。

"圓佑啊…老爸和老媽做了一個決定,我們真的都是為你好…我們看你這樣也不是辦法,整天在家身體越來越虛弱。對街新開的那家健身房有敦親睦鄰鄰居專屬折扣,你就去試試吧~"晚飯時全媽媽猶豫的開口說到。
"什麼啊我不要––"想起窗外廣告上的笑容,哼我才不要擠在一堆散發汗臭味的肌肉大佬中呢,全圓佑煩躁的想。
"不去就斷你網路––"這次下了決心的全媽媽出了絕招。
"老媽ㅠㅠ…"
網路可是我的生命啊啊…全圓佑一敗。
-------------------------------------------------------------

每天都是美好的一天啊––金珉奎從家裡一路慢跑到自己開的健身房插上鑰匙準備開店時這麼覺得。

因為受傷從籃球國家代表隊退役後,金珉奎用自己那不多不少的存款開了KIM'S FITNESS CENTER 健身房簡稱KFC。
僱了自己的表妹當前臺小姐,熟人介紹來的助教崔韓率,打工的清潔人員夫勝寬,簡單4個人勉強能讓健身房維持正常運作。

簡單家裡店裡兩點一線的生活,賺足可以支撐自己食量的伙食費,又能達成自己的理想––讓更多人保持健康,擁有自信的好身材。金珉奎對現在的日子滿意到了不行。

除了––
"不要再趁機摸我屁股了啦~王太太。"撥開中年婦女伸向自己的鹹豬手,金珉奎好氣又好笑。
打著金珉奎帥氣臉蛋加魔鬼身材的廣告吸引了不少顧客,但10個裡說有9個是覬覦金珉奎美色來的都不誇張,來店裡的幾乎清一色是女性。金珉奎不只一次向崔韓率抱怨過 "什麼時候才有想認真練身材的人來啊ㅠㅠ我也想像別的教練一樣教出有成就的學員啊啊~"

所以當全圓佑以開幕2個月以來第一位男性顧客身分踏進店裡時,坐在一旁和在店門口拖地的夫勝寬閒聊的崔韓率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來衝進裡間把正在帶整間教室的婆婆媽媽們跳韻律操的金珉奎拉了出來。
"哥!!終於來了!!你夢想中的顧客!!"崔韓率拉著金珉奎看向正在前臺登記的全圓佑。

纖細的腳踝,根本不到寬鬆短褲口一半的大腿,凹陷弧度大的腰身彷彿雙手就能圈起,寬鬆的白色長袖上衣貼在還算寬的骨架上,整個人蒼白瘦弱到金珉奎覺得他一碰就會整個散架。

嘖,真的太瘦了––金珉奎毫不猶豫的走向全圓佑,一手撐在櫃檯上低下頭搭訕 "嗨~我是KFC的老闆兼唯一的教練~先生是來報名什麼班的呢?" 露出自認為最陽光最迷人的虎牙笑容,金珉奎期待著全圓佑的回答。

這個人…不就是那廣告牌上的人?!全圓佑愣了5秒,皺了皺眉頭不想答覆。自己只是迫不得已才來的,隨便報個輕鬆團體班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全圓佑先生?"瞥見報名單上的名字,金珉奎把全圓佑沉默不語當作害羞 "這個韻律班…你可以看到裡面都是阿姨小姐們在上的就是,你還要報名嗎?"指向教室的玻璃窗,金珉奎看著眼前全圓佑猶豫的表情偷笑。

我絕對會讓你變成我的~
((只是學員啦XD

Tbc.
我又來惹~天天更文但明天開學後可能就…